翁美玲与Rob旧照(图片来源:资料图)

      核心提示:Rob对与翁美玲这段恋情的记忆清晰得让人诧异,他说:“现在回头看,没能够保持联系,害怕介入对方的生活,是我们犯的最大的错误!”

      6月初,已逝女星翁美玲(Barbara)的前男友、荷兰籍男子Rob忽然变成了互联网搜索的热门人物。成为热门的主要原因是,Rob三年前开始为翁美玲制作的纪念网站,终于在今年4月中旬宣布 “竣工”,并于网上加载了不少他与前女友相恋时的珍贵旧照。图文并茂的网站,一段动人的“剑桥恋情”,唤起了不少人对翁美玲的思念和回忆。

      她是许多人心中永远的“俏黄蓉”。她在娱乐圈的轨迹短暂却辉煌,于1982年参选香港小姐出道,1983年即因主演《射雕英雄传》的“黄蓉”一角一炮而红,随后登台、演唱、主持、演戏,各类片约蜂拥而至。1985年5月,在演艺事业如日中天之际,她却突然自杀身亡,终年26岁。香销玉殒,坊间将矛头直指翁美玲当年的男友汤镇业,猜测她因与其发生感情问题而开煤气自杀。

      这样的揣测为翁美玲的爱情披上了不少悲情的色彩。每每谈及她的恋情,外界总离不开“汤镇业”这个名字。Rob的出现,让不少人颇感惊讶。尽管他与她之间又是一段无疾而终的恋情,但两人长达五年的“剑桥之恋”,当中的细节故事打动了不少人。同时,这还向外界展现了一个“从未被发现”的翁美玲,正如有的影迷所说“读这些故事仿似剥洋葱,每个故事仿似揭开一层Barbara(翁美玲英文名)不为大众所知的一面,从而离真实的她更近一些。”

      重新认识翁美玲的同时,Rob的存在也让影迷和传媒倍感好奇。实际生活中的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耗时三年制作的网站究竟花费了他多少的心血?30 年前的记忆缘何能如此清晰地印记在他脑海里?他与她在这段恋情中是否曾有过遗憾?对于曾经深爱过的这个女孩,他现在心怀着怎样的情感?翁美玲那句英文遗言 “Darling,I loveyou”为何让他耿耿于怀、期盼解答……太多的疑惑促使了我们这次跨国的追访。

      从约访到完成采访,耗时大半个月。过程中,Rob曾就接受采访而犹豫过,他向南方都市报记者解释,此前的他并没有做过任何的专访,而近段时间有许多不同的媒体约访,他希望尽可能地保持低调。最终,他只答应了其中两家媒体的采访邀约———一家是荷兰当地的华人媒体,很幸运地,另一家就是南方都市报。收到 Rob的答复时,他在信件中写了这么一句:“我对所有的问题都诚实作答,对你们没有做半点隐瞒”。

      网站:从未预料过会受到这么大的关注

      “我从来没有想过翁美玲至今仍这么受欢迎。因为她离开已经将近30年了,而她作为演员只不过是两年半的时间。(网站)获得如此大的关注完全超乎我的想象。”

      得益于神奇的互联网,Rob和翁美玲的爱情才得以被大家知晓。

      2009年圣诞节,Rob在网上做了一个小实验。他想看看自己在网上有多少公开的信息。结果网上显示了他不少的信息,这让他感到吃惊。随后,他又开始思考,互联网产生前的人会不会也有信息?他首先想到的是离世多年的翁美玲,“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我读到了Wikipedia上的一篇关于 Barbara的文章,然后我开始在网上读影迷的文章及浏览他们的网站。我留意到网上没有任何有关我们关系的文字。于是我给一些网站写信,说我有一些回忆和照片,但没有回音。我注意到近期不再有新的消息发表,一些网站甚至不再存在。我猜想这么多年过去了,Barbara已被遗忘了。”新年期间,Rob和家人决定做一个回忆翁美玲的视频,Rob的父亲找到了许多的照片。Rob将视频命名为“无人知道的爱情故事”,然后发布在网上。之后,Rob先前联系过的影迷会主动联系他,有影迷发邮件问他关于翁美玲的记忆,他开始记录下相关的故事。那年是2010年,正好是翁美玲逝世25周年。

      三年以来,Rob在网上以图文并茂的方式,持续地更新他与翁美玲之间的故事。网页最初成立时,他上传的相片已开始在网上流传。直至今年4月,Rob 表示整个网站已完成,还加载了不少图片,其中有不少是他和翁美玲的牵手或接吻的亲密照。两人的故事开始在华人网络广泛地流传开来,多家媒体对Rob及其网站进行报道,不少人都知道该网站。网站迅速地涌入了大批访问者,这让支撑网站运营的网络服务器难以招架。网站濒临瘫痪,让人一度难以进入。6月6日,因为过于庞大的访问量,Rob不得不关闭网站,从而进行技术调整,一周后才再次开放。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在建立这个网站的过程中,你最常涌现的感受有哪些?

      Rob:这是非常开心的感觉,我就像重新回到以前的日子。在全家人睡着时,我写下了这些故事。如此安静地写作,牵引着我的记忆回到了30多年前,我就像走进了一部电影中,我清晰地记得其中的画面。

      南都:作为一个医科专业的学生,做网站应该算不上你的强项吧?

      Rob:我从来没有制作网页的经验。建立这个网站时,我有一个礼拜的假期,我咨询了一个邻居,他给了我一些建设网站的建议。

      南都:你如何分配时间进行网站建设?这会耽误你平时的工作和生活吗?

      Rob:不会(耽误太多时间)。我只是在每周日晚上,当家里人都睡下时才做网站的工作。当然我每天还是会检查网站,以防止一些辱骂性的评论。但很不幸,这种状况时常会发生,这时我就会清理掉这些评论。我不介意一些针对我或者反对我的言论,但是我在意那些不尊重人的评论。

     凤凰彩票平台 南都:这个纪念网站的照片都完好如初,很好奇你是如何保存的?这些冲晒出来的照片,你和Barbara都有保留一份吗?

      Rob:我必须要感谢我的父亲,他在去年去世了。他是一个生活很有条理的人,包括对相片的保存。他将我们拍的每一张照片都附上了时间、地点,然后存档。Barbara从来不会保留我们这些照片,因为她害怕被妈妈发现,这势必会惹来争吵。

      南都:看得出,你为建设这个网站倾注了不少心血。除了既有的旧照片外,你还有旧地重游专门拍一些新照片,对吗?

      Rob:是,我回去了(一些老地方)。因为我对那些地方拥有非常美好的回忆,有些是我和我的英国朋友一起回去的,更妙的是,他们也可以分享自己美好的回忆。

      南都:你通过文字,按照不同的年份记录了你和Barbara的故事。文章写得很详尽,这是你第一次进行这么长篇的文字创作?

      Rob:有时候我会写日记,尤其是在假期时。我也很享受写信,一些朋友都有可能收到我写得非常长的信件,但过去几个月我已经没有时间做这事了。

      南都:还记得网站第一天正式开放的情景?

      Rob:我开放了网站,然后去观察人们是否能够找到它。这是让人兴奋的事情。我记得第一个评论来自Carina,她是我在香港翁美玲粉丝俱乐部的联系人。她称赞了我的工作。在某种程度上,我觉得人们会因为和Barbara有相似的经历对她有更加深刻的记忆,而并非像她现在这样,只是以“美丽的女演员” 这个身份被大家记住。我觉得她会替我感到骄傲的。

      南都:网站耗时三年才制作完成。除了消耗大量的精力之外,是否还需要财政支出?

      Rob:我没有雇佣专人做这个网站。以前这个网站并不会花费我太多金钱,因为我用的是我能找到的最便宜的网络服务器,能足够应付每天200人的访问量。但是,上个月庞大的访问人群,让服务器瘫痪。我必须要和提供专凤凰彩票网站业网络服务器的公司合作,他们提供的网络服务非常好,不幸的是,我必须支付一定的金额购买(服务)。这也是为什么我在网页中设立捐款渠道的原因。

      南都:网站吸引了如此庞大的浏览数量,你有曾预料过?网民的热情是不是超乎你的想象了?

      Rob:我以前每个礼拜三都发表一篇文章,有粉丝会追我的故事。当这些故事完结之后,访问量就减少了。根据我调查翁美玲在香港的生活,我试图不断更新网站内容,比如文章的翻译,放电台或电视访问等的音视频文件等。我从没有想过翁美玲至今仍这么受欢迎。因为她离开已经将近30年了,而她作为演员只不过是两年半的时间。(网站)获得如此大的关注完全超乎我的想象。

      回忆:爱情受阻挠时,她可以决绝到以死抗议

      “现在回头看,没能够保持联系,害怕介入对方的生活,是我们犯的最大的错误!”

      “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像她这样愿意为爱情付出所有的人。”

      Rob用文字、图片和视频的方式,尽可能详尽地记录着他和翁美玲相处的点滴。他用英文书写过后,还特地请朋友帮忙翻译,推出中文版本,方便华语读者阅读。

      Rob对这段恋情的记忆清晰得让人诧异。故事从他们1976年的相遇说起,Rob和Barbara不顾女方家人的反对执意交往,他们在五年的时光里幸福又紧张地守护着这段早知没有结果的恋情———他们在剑桥的浪漫时光,忐忑不安的新年幽会,无比快乐的意大利之旅、滑稽可笑的遛狗经历、完美浪漫的订婚仪式、惊心动魄的家长会面、伤心痛苦的两次分手……Rob将这些多姿多彩的爱情瞬间细致描绘,甚至连两人交谈过的话语都一一尽录。Rob自己有时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对这一切依然记忆犹新。

      他笔下的Barbara美丽出众、敏感脆弱,会任性会吃醋还会伪装,爱情受阻挠时,她可以决绝到以死抗议。生前的她曾对Rob说,希望两人在50岁时能如Rob的父母般牵手、搂抱,依然凤凰彩票官网挚爱对方。可惜动人故事终抵不过残酷现实,两人终究以分手收场。Rob说:“现在回头看,没能够保持联系,害怕介入对方的生活,是我们犯的最大的错误。”

      这让人忍不住心生美好的遐想,假如他们当初没有分开,假如他们分开后保持联系,一切又会怎样?

      南都:在你书写的这么多和Barbara的回忆片段里,你最喜欢哪一个故事?

      Rob:我最喜欢的一篇是《差点被发现》,主要是因为我清楚地记得当中的每一分钟,想象着我所感受的,当时的我在毛毯里屏住唿吸躺着,听着翁美玲母亲上楼梯的脚步声……当我在书写或想起这一幕时,我至今仍能感觉到皮肤的汗水。(我最大的女儿就会问我:“为什么你那样笑,爸爸?”)

      南都:这段恋情中,Barbara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Rob:她无条件的爱。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像她这样愿意为爱情付出所有的人。

      南都:你在回忆的文字中提到,Barbara对你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有具体的事例吗?

      Rob:那时我每天得过且过,我对生活唯一在意的是我过得是否快乐。我没有上进心,乐意去尝试做任何事。Barbara比我认真许多,她拥有更多的人生阅历,当时除了上学还要应对鱼肉薯片店的工作。她教育我,人并不总是像你我所看到的那样。我曾经相信人们告诉我的任何事情,而她会表现得更多疑和谨慎。有一次,我们走在伦敦街头,有个陌生人问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去喝酒,我当时想为什么不呢?幸运的是,Barbara说服了我,跟陌生人喝酒可能并不是一个好主意。当然,她是对的。

      南都:将近三十年过去,你对这段恋情的记忆美好如昔。有没有后悔选择跟她分手?

      Rob:我们双方都知道,仍旧在一起是行不通的。但我现在才发现,自打我们分手后,她是多么的不开心。我感到后悔和内疚,我没有和她保持联系。

      南都:对这段恋情会有遗憾?

      Rob:没有,如果你们能看到我们为了在一起曾有多么地努力。我觉得我们做了所有当时能做的。在说尝试为爱情努力的这方面,我觉得大家对我们不能有任何的责备。

      南都:有想过Barbara会选择走演艺这条路?得知她成为演员后,你感到吃惊?

      Rob:我非常吃惊。她如果是成为一个模特,我并不会吃惊,但演员的话却是让人非常惊讶。

      南都:在你们相恋的时候,你有看出她拥有很好的演艺潜能?

      Rob:我从来没觉得Barbara有演戏的潜力,她也没有展示任何演戏的野心。我想她在《射雕英雄传》里,她只是很好地演绎了一个角色。

      南都:你是否有过这样的念想,假如当初你和Barbara没有分开,现在的你们会是怎样?

      Rob:如果我们能在一起,我一定已经结婚了,否则Barbara一定不会接受的。我觉得我们依然会很亲热,我和我的爱人现在仍然会拥抱和牵手。对我来说,这些是一段正常关系的一部分。假如没有分开,我很确定我的生活会跟现在很不一样,Barbara和我有很不一样的个性,而我如今的爱人和我则有比较多相似的个性。在双方都如此不同的情况下,我无法想象我们如何一起生养孩子、创业、解决文化差异和家庭的问题。我们不会争吵,但必定有一方需要作出妥协,恐怕那一方会是我,因为Babara的个性比我强多了。

      假如:如果我见到汤镇业,

      我们可能会有很多话题可以聊

      “我知道如果她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的话,她也许会通过自杀的方式逃离现实。”

      “我为她感到惋惜,她没能像我这样经历拥有家庭的这种快乐……她在我心中仍占有一席之地,那个位子一直都是留给她的。”

      1985年,Rob收到了朋友D I的来信。D I在信中告诉了他Barbara的死讯,以及在去英国剑桥郊外探望朋友的祖母墓地时,恰巧看到了Barbara的墓碑。接连的好几周,Rob都处于非常难过、失落的状态,他说他的悲伤是因为曾经爱过的人已经永远离开了。Rob在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对这段恋情无限的怀念和不舍,问现在的他对Barbara是怎样的一种情感?他说有惋惜、有愧疚,“因为她值得拥有幸福快乐的生活!”

      南都:近期你在礼貌性拒绝香港一本周刊(《Face》)采访时,在邮件里附上一句“听到Barbara自杀的消息我并没有感到惊讶”。依据你对Barbara的了解,你认为她是一个容易逃避现实的人么?

      Rob:我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我在英国已经历过Barbara(吞服安眠药)自杀的历史。我知道如果她承受了巨大精神压力的话,她也许会通过自杀的方式逃离现实。读过我网上的故事就会发现,她是一个情感非常脆弱的人。她在爱情中付出了一切,如果她觉得我对她的关心变少了,她会感到不安,并且变得非常情绪化。

      南都:1985年5月14日,Barbara被发现在家中因煤气中毒而身亡。当时她在日历牌上留着一句话“Darling,I love you(亲爱的,我爱你)”。你在故事的结尾处也提及此事,不解为什么她用英文写下了这句话。你觉得这句遗言是她为你而留的?还是你希望如此?

      Rob: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用英文写下了那些字。当我被告知时,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噢!不!我希望那不是对我说的”。我开始去寻找她的人生故事,希望能找到在我们分手之后,她还有另外说英语的男朋友,但我还没有找到。我当然希望那不是对我说的,那意味着她从来没有走出我们的爱情,会让我对她感觉内疚,因为她值得拥有幸福快乐的生活。

      南都:现在的你对Barbara的感情是怎样的?你觉得对她是爱情还是一种怀念?

      Rob:不是爱亦不是怀念,我为她感到惋惜,她没能像我这样经历拥有家庭的这种快乐。我曾经的确很爱Barbara,但后来我找到了一段新的爱情,发现新的快乐。我希望她也能一样。但老实说,她在我心中仍占有一席之地,那个位子一直都是留给她的。

      南都:Barbara的离开,外界将大部分的原因都归咎于汤镇业,你知道他吗?你如何看待这种观点?

      Rob:我有读过汤镇业的故事。我不认识他,所以对他没有任何的评论。但我怀疑他也许不知道Barbara是一个感情多么脆弱的人,因为她可能不曾告诉他,她在英国的生活,也不曾告诉他我们的过往。我不介意去见他,我想我们会有很多话题可以聊,如果他能在我的网站上发表他和Barbara的故事就更好了。

      南都:你们分手之后有通过书信。假如现在天堂有信差,此刻的您会写信给她么?你在信中会对她说些什么?

      Rob:是的,我一定会给她写信,一封漂亮的、长长的信。我也会让她去看我的网站,我们一起重温这些故事会是很棒的时光。

      南都:从你为Babara所做的一切,可以知道你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我们从故事中知道,你现在拥有稳定的伴侣和三个活泼可爱的女儿,家庭相处和睦幸福。现在的你对爱情和婚姻的看法是怎样的?

      Rob:我相信当你相爱并相守的时候,没有结婚也不会影响什么。结婚只是给那些不能相守的人提供保证。事实上,我已经看过很多婚姻破裂的例子。

      独家提供未曾公开过的一幕

      她的哭泣,他的沮丧

      Rob在网站最后留言说,他已讲完想讲的故事,展示了他想展示的照片,而更多他与Barbara的记忆,将作为私人的回忆留存。他说不会再在网站中分享。借着这次难得的采访机会,说起他和Barbara印象深刻的一两件事时,他又分享了一个不曾在网站中公开过的一幕———

      “有一天,Barbara走进我的寓所,她有钥匙。我站起来迎接她,她一句话不说走过来,紧紧地抱着我,然后开始哭泣。她当时承受了太多的压力以至于濒临崩溃状态,她需要将这些伤心的情绪宣泄出去。我站在那里,感觉到她温热的泪水穿过我胸口的衬衣。那一刻,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愤怒和挫败感,不是因为 Barbara,而是我对整个环境无能为力,还有她的哭泣(也让我伤心)。”

      记者手记

      互通了14封邮件,

      才完成采访前期沟通

      向来很认同一句话———时光可以冲淡一切,包括记忆。直到Rob的出现,在网上细细阅读他书写的故事后,我对时光的“威力”有所保留。一段30多年前的爱恋,被描绘得如此细腻,历历在目,再加上上百张珍贵照片,整个故事非常动人,忍不住主动去信约Rob的访问。尽管网上故事很详尽,但总觉得和他应该还有另外的话题可聊。

      约访的那几天,正值Rob和翁美玲的感情事被广泛传播之际,网站无法负荷急剧上升的浏览量而频发技术问题。Rob在回邮中说网站的问题让他颇为费神,采访事宜估计必须推后。同时,他坦言人们警告过他要提防中文报纸,说有的媒体为了争取读者会歪曲事实,他表示了一定的顾虑。他的个性犹如他在文章中所描述的一样,直率、说话不拐弯抹角(印象深刻的是,他在文章中曾直指翁美玲在陌生人面前言不由衷,爱说别人喜欢听的话),但一直保持着礼貌的措辞。来回几次邮件沟通之后,Rob的顾虑才逐渐消除,答应接受访问。数了数,从约访到完成采访,我们互通了14封邮件。

      这不是一个圆满的爱情,但因为记忆和记录,它变得美丽动人。Rob用行动告诉你我,时光有时也可酝酿爱情的醇香。愿大多数人的生命中,都能拥有一段可以冲破时空考验的隽永爱情。

      复合

      戏里的场景

      1981年2月,我在一场足球比赛中受了很重的伤,我住了3周院。我被禁止活动,我想到Barbara,猜测她在做什么。我写了封信。信寄出后两天,那是个周六的下午,仿佛电影里才有的一幕发生了。我那时和三个其他病人住一间,他们后来告诉我我当时的表情就像是见到了鬼一样。因为计划没有人来探病,那天下午我迷迷煳煳要睡着了。Barbara走进了病房。她四处张望,看到了我就微笑了,向我走过来。她坐到我床上,伸手握住我的手,带着她那种甜甜的微笑对我说,H ello Robert,你好吗?

      告别

      不得已的决定

      随着期末考试的临近,我们开始意识到是时候为我们的未来做一个重要的决定。Barbara知道我一直想回荷兰。她也知道如果说服我为了她留在英国我会不快乐。我知道Barbara决不会为了我离开妈妈。几周后我回到荷兰开始我的新生活,一年后Barbara回到香港开始了她众所周知的一段生活。多年后我妈妈告诉我她记得我们分手那段时间Barbara给她打过电话,她问如果她和妈妈来荷兰生活,我父母是否能够在财务上支持她们的生活。我当时不知道这个电话。这表示她曾经认真地考虑过和我一起来荷兰。

      相识

      孤独的长头发

      我仍然能回想起1976年我第一次遇见翁美玲。她像往常一样独自一人坐在CCAT的学生食堂里面,她总是在一个黑色笔记本里面写着什么东西。我对她,一个孤独的留着长头发的中国女孩产生了好奇。我第一次走到她的面前,问她,“你在写什么?”“我在写我的日志。”带着北伦敦英语口音的她回答到。她把日志递给我让我看。我读不懂中文,但我能看懂日志里面的几句英文歌词,其中有《坐着喷气式飞机离开》,约翰·丹佛的歌。我同时也能辨认出一句哈里·尼尔森的歌《失去你》中的一句———“你总是微笑,但在你眼中却能看见忧伤。”

      挫折

      翁妈妈的忧虑

      一个星期六晚上,我的兄弟们感到很饿。他们都知道我喜欢翁美玲,而翁美玲又是在鱼肉薯片餐厅工作。他们决定前往翁美玲那里。我当然也加入了他们,因为我很想见翁美玲。想象一下,当你在清净的鱼肉薯片餐馆工作时,突然见到6个意想不到的骑着重型摩托车穿着皮衣的男男女女走进店中是何种感觉。至少翁美玲家人看到之后感觉很不好。由于翁美玲在剑桥艺术科学学院已经认识了我这些朋友。因此,她十分亲切地和我们交谈。她这个举动使她的家人更担忧。当然,翁美玲没有告诉她家人,在这群男孩中,有一个她喜欢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于飞 来源:南方都市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

      ? 外籍前男友受访谈翁美玲:后悔分手后没联系 相关搜索:翁美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