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月娥女士:

    得悉閣下這天出席記協座談會,談到港台電視頻道「感覺落後」,更稱其中一個台「不斷出硬照」,並以「唔掂」這個負面詞語形容。我沒感到不悅,皆因作為公共廣播機構一顆小螺絲,一直抱著「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態度,虛心聆聽,力臻完善。我在想,既然閣下為官時繁忙到連有否跟傳媒開過「吹風會」也弄不清,又說港台不屬政務司司長範疇,更不曉得您身旁那位前副廣播處長有否跟您細說一二,容我在此「回帶」,覆述過去十多個月發生的事。

    2015年底,那時您還是政務司司長,政府突然宣布,會將亞視於2016年4月停播後空出的頻譜,交予港台。那時候港台電視頻道開播還未夠兩年,基於資源有限,只能在晚上時段播放節目(後來才慢慢提早至下午)。政策局一聲令下,港台便得在數月內接收那條多年來都幾乎24小時播放的電視頻道,卻不論在人力物力上,均沒有即時相應增加,我可以形容,同事們那刻極度忐忑,我們斷不可用「資源有限」為由粗製濫造,浪費大氣電波資源,卻深明要在短時間內達成任務,是何等艱巨。

    以新聞部為例,那時候視像新聞已運作多年,但在硬件配套和技術上,與香港其他電視台新聞部相比,仍是難望項背;高層下來的指示,卻要新聞部從4月開始,每晚製作接近半小時「詳盡新聞報道」,真的令缺乏「真.電視新聞」製作經驗的同事,感到為難。我想您每天都會看電視新聞吧,讓我告訴您,短短一段兩分鐘「播出街」的報道,從構思採訪拍攝寫稿剪接後期製作所花的時間,往往數十倍也不止。限米煮限飯之下,新聞部並未有負所託,每晚新聞都準時出街,但委實教同事疲於奔命。數個月後,終於聘用了三名具豐富電視新聞經驗的員工入伍(政府人員招聘程序有多繁複,您絕對比我清楚,不贅),但您知道嘛,他們三人現在每天的製成品,幾乎是正常電視台新聞要用三十人才能完成的產品,實不讓「一個打十個」的葉問專美,然而這樣的工作模式,難道可以稱為理想嗎?電視部的同事同樣相當吃力,縱使他們的心思意念能緊貼廿一世紀脈搏,眼前的硬件設施有時往往不幸地仍屬上世紀的產物,這怎不教人感氣餒。

    香港電台屹立廣播道數十寒暑,見證著這個獅子山下的山麓,從昔日「五台山」的絢爛,回復今之寂靜。這些年來,港台不欲與社會脫節,盡力提供貼近社會需求的廣播服務,奈何這個地方早已難再擴展,不知您上次到訪時,有否參觀過我們如何把一個一個貨櫃箱「見縫插針」,安置在廣播大廈每個角落,這些都是很多同事辦公開會腦震盪之地。我們從沒妄求亦不需要擁有華麗的工作空間,但現在要於這種環境下幹活,似乎跟一家切合時代需要的廣播機構,有著不短的距離。

    去年五月那場紅雨,我們的工作地方忽爾變成澤國,假天花塌下,機器浸濕,沒有影響正常廣播,實屬萬幸。記得數年前某尊貴議員不贊成撥款予港台興建新大樓,還叫港台「唔好講到自己咁淒涼」;這場紅雨後,有同事馬上重提這段說話,作為員工,除了苦笑,實在不知還該給甚麼反應。

    您在說港台電視頻道「唔掂」之前,提到「中央9台節目質素好高」,我覺得這種類比沒有太大意義,就如我不可能把從車路士轉投上海上港的巴西球星奧斯卡的周薪,與香港職業足球員的人工相提並論。一位球員的身價與薪酬,與他在場上的鬥志與爭勝決心,沒有必然關係,但當所有客觀環境都明顯處於劣勢,則毫無疑問必須付出以倍計的努力,方能負隅頑抗,與條件更優厚的對手,爭一日之長短。

    香港需要一位謙卑,有承擔,願意聆聽,真心體察民情的領袖。不管未來五年您會否成為這個城市的領導者,都衷心希望您日後能對每件事情始末充分了解,別要妄下判斷。

    閣下是否真的官到無求,我沒打算深究;群眾對政治領袖的基本要求,那一條線,從不會有半點改變。

    一名港台員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