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我寫過一篇文章,是朴槿惠遭彈劾後追溯回前任多屆總統的不堪命運。而且數回多屆總統任期內的政績或歷史,均能反映韓國不少政治生態。新官上任的一大特色,就是進行特赦以提升形象。來到2017年,文在寅接任朴槿惠後,他亦計劃進行首次特赦,究竟這次特赦有何意義?有何特別之處?為何朴槿惠特赦無望?

    事源於11月24日,韓國的司法界中傳出文在寅政府正在推進上台以來第一次的特赦,而現時只剩下法務部與青瓦台最後的協商,協商過後將會制定實行特赦的方案。若回望韓國過去多名總統的特赦當中,金大中、盧武鉉及李明博的特赦最為突出,除了人數眾多之外,還涉及多個曾涉嫌違反選舉法或貪污的政商界人士,例如金大中特赦光州事件的罪魁禍首全斗煥及其得力助手盧泰愚、李明博特赦盧武鉉胞兄等。他在選舉中曾落下關於特赦的承諾,表明將會有全新的特赦方向,使外界一直關注他會何時特赦、特赦原則、特赦何人。

    這次傳聞中的特赦,可謂與過往總統的做法完全不一樣。據悉,文在寅選定的特赦對象,將不會有任何涉貪的政商界人士,任何涉及貪污、瀆職等腐敗罪行的都不會於特赦名單之內。文在寅在選舉時亦曾落下這個承諾,因為他表明將會推行徹底的社會改革,致力打擊貪污問題。他在位未超過一年,但其施政手法上喜見初步改善,管治體亦出現些微變化,當然要徹底改變的話,還需一段很長的時間。

    另外,把涉貪人士完全排除,意味著還未正式被法院裁決的朴槿惠,亦沒有機會得到特赦。之前由我寫的一篇文章都說過,文在寅在去年的反朴槿惠燭光集會成為一時無兩的charismatic leader,面對國民如此痛恨朴槿惠的貪污行為,文在寅固然不能鬆手,其中已體現在國情院調查之中如何更落力進行政治清算。

    相反,根據消息顯示,文在寅預定的特赦對象將會是「民生」犯罪如違反道路交通法的人,或是涉嫌參與反政府的非法集會的示威者,法務部更將下令檢察官更集中於考慮特赦因參與世越號沉沒事件後的集會、反薩德導彈系統、反濟州海軍基地建設集會的示威者。由此可見,為了修複社會的撕裂,文在寅在特赦方面亦下了功夫,同時亦不避嫌把對涉貪的分子的強硬手段再次宣示於國民,以回應國民對於他們的怨恨。當然,保守派會批評文在寅沒有修補撕裂,反倒把涉貪的政商界重要人物豎立邪惡的形象,造成更嚴重的對立,不過在朴槿惠事件引起的轟動後,文在寅這樣做亦不無道理。

    如果存在指責文在寅這次特赦行動的聲音,大多會以金大中、盧武鉉兩位總統進行比較,認為他們才能做到真正的化解對立及撕裂局面。回望金大中總統,他更曾因對北韓「陽光政策」等獲得2000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在諾貝爾基金會於同年發表的新聞稿中,亦多次強調金大中成功化解韓國的內部矛盾。金大中在任期間,致力改善南北韓關係之餘,亦努力化解韓國進步派民主黨與獨裁軍政府多年的積怨,在特赦方面,亦把特赦之名賦予前任總統金泳三,促進國內和諧,這造就當年80年代獨裁政權的領導者全斗煥及其得力助手盧泰愚得到特赦。

    當然於我而言,我亦反對這場特赦,但在主流論述之中,仍保持對金大中這次特赦的稱讚。此外,盧武鉉時期亦曾對多名財務欺詐、貪污的商界重要人物進行特赦。而文在寅曾為盧武鉉政府的秘書室長,為其得力助手,這次特赦卻與他態度不一,不少人或會拿此批評文在寅無力化解撕裂。所以,我們還須等待年尾或明年年頭時,文在寅政府會如何宣布特赦名單及方向,然後再作評論。